【读书周记】吴俞萱||读《精神世界的缔造者》

“每一个伟大的创造者都是一个统一体,它以自己的尺度锁定它的界限和它的重量:在一部作品的内部只有一种比重,没有公平秤上的绝对重量。”

他们诞生于不同的时代,却同样有着强劲有力的精神,支撑着,成为他们人生的砥柱。他们是精神世界的缔造者,是创造者,是感性与理性的结合体,是“‘幸运的少数’,是耳聪目明的人,是聪颖敏悟的人”。

  ——但在茨威格笔下,他们都成为了相悖却又相似的单独个体。有伟大的才华,也有病态与疯魔;是痛苦和悲剧,最终却又因此成就。——所以他们有着深刻的共通之处,却又有着丰富而又鲜明的个性。                     

也许有人深恶这种“艺术性”与火山爆发式的热情与冲动,对这种“借助暴力与意志猛烈地撞击力不停地自我摧毁却又自我重建”感到疑惑与不解——这就是他们的精神特殊之处,是由他们的不同的境遇所缔造的,铸就的,是一首首有力的,崭新的,带有生命力的灵魂序曲。

茨威格笔下的陀思妥耶夫斯基就是一位在现实生活中筑造自己灵魂宇宙的叙事大师。

不同于纳博科夫曾评价陀思妥耶夫斯基“沉迷于人类尊严的悲剧性与灾难无法自拔”,茨威格从他的人生经历与俄罗斯文学历史的特点进行的分析,“他们投身于任何深渊都是为了认识自己的深度,认识自己人类的范围。他们从性感堕落成纵欲放荡,从纵欲放荡堕落成行为残暴,并且一直堕落到最低限度的,冷酷无情的,精心策划凶恶罪行的终点。但是所有这一切都出于一种变化了爱,出于一种要认识自己本质的渴望,出于一种变异的宗教幻想。”“他的领域是灵魂世界,而不是大自然,他的世界就是人性。”——他知道陀思妥耶夫斯基笔下从来不是虚假的——恰恰相反,而是那个时代中最有热情的,最真实的,“是最高意义上的思想解救”。

茨威格更加注重于对笔下人物“精神的缔造”,将他内心世界中的理性与感性倾注在对这群艺术家们的人生旅途的全是与刻画中,发挥出一种“内心的本能”,赋予他的文学世界与伟人的人生长路诗意般的灵性。

——凭借着这种本能,在他的笔下,铸就了一群属于茨威格自己的,相悖却又相似的,共通却又各具个性的,魔幻却又真实的,伟大的艺术家们。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