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周记】张璇‖读《东京奇谭集》

前些阵子不是正下着雨么,我窝在家里读着这本书。译者在译序中说:“那里已很少有以往那种四下弥散的孤独和怅惘,更多的是灵魂自救的焦虑以及对某种神秘感的关心和敬畏。”或许,或许。这部作品的整体基调,村上将之定义在春末夏初的不同地点。像一只午后正打着盹儿的猫。
>>   阅读全文

【读书周记】李晨昕||读《东京奇谭集》

想要一只品川猴带走我的名字。

看完书的一段时间,曾疯狂地迷恋于品川猴,想象着若真的有它带走我的名字,那该多好。在我的眼中,它带走的不仅是名字,还是我的心事和内心深处最为晦暗的颜色,自此我的世界又会重新明亮起来,散发光芒。

故事里的安藤瑞纪不就是这样吗?父母与姐姐对她的排斥,自己生活的索然无味,本应将任何一个感性的女孩子击垮,但这些不好的东西都随着名字的被偷走而消失在最隐秘的地方,至此无喜无悲,变成了一个对生活无所求,也就无所谓不满与彷徨,而付出的代价,也只不过是偶尔记不起自己名字,用一个名牌就能解决的小事。

是的,我觉得遗失了名字的瑞纪要比得到名字的瑞纪要幸福很多,这样她就不必去面对尘世间令人喘不过气的悲伤,不必去面对亲人看自己那淡漠无情的眼神,不必去面对一切闲言碎语与细碎琐事。成为一个普普通通的对生活的态度停留在知足常乐的从小到大一帆风顺的毫无戏剧性可言的人物又怎样,反正遗失了名字的她什么也记不起,什么也不在意,就这样毫不知情地度过一生,至少比被人类的感性情绪困扰一辈子要好吧?我总是这么想。

无论如何我也不像变成松中优子呢。

虽不是正式出场,但是优子的存在仿佛是存心要与瑞纪产生对比。美丽的容颜,良好的家世,优秀的成绩,几乎是每一个女生向往成为的存在。但也轻易地,如水晶一般地,在最美好的年华死去。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