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创作】周迈 年轻过 成长着

年轻过 成熟着
谁不曾年轻过 谁不曾满脑欢心向往
那时的我 也如你们般天真烂漫
爱情 诗意 生活

那时旧金山的街道比巴黎浪漫。萧瑟的雨天透露着一种朦胧的诗意。
氤氲的水雾锁住金门,九曲花街蜿蜒而下,渔人码头热情奔放。

我就是在法国梧桐树下吹散了我的爱情,满树黄色的绒毛,把七年一次性忘了个干净。
那时的那时,忘记了是哪年的四月中旬

我只想告诉你,那个男人,那人我常叫他弗列德

不用多描述的长相,是令我痴迷了七年的身体,那是一张注定要让我为爱情叛逆的脸,只要他一笑,我的心就会随着东太平洋的暖风沉沦入海底,我会原谅他 接受他 继续爱着他。

忘记了怎么和他在一起的,兴许是年少的冲动与狂傲,只记得那天我的长发被吹的凌乱,干冷的枯风使我微闭着眼,他说我垂下睫毛时是满天星跌落到了在这精致的弧度上,听了我扬起嘴角偷笑着。他从灰色卫衣口袋里拿出手接过了早已被我捂热的明信片,修长的手指轻触到了我,我不争气的脸开始发烫,双颊泛起绯红,多希望那时能来一场风啊,轻轻起一点也好,带起搭在耳上的那一撮头发,风来了就把三千青丝带到那一片桃色那儿去吧,朦朦胧胧遮住它,我的头低的更下了。

不知过了多久,天昏地暗,世界忽然什么都没有,原地只剩孤单单的我,单薄的风衣随着悬铃木的绒毛乱摆,那是我与他分手的第一天,我来到我们初次见面的地方。那个我坐着等候他到来的花坛,里面的花不见了,没人修理的草却在疯长,仿佛在祭奠什么。

我与他的七年,回头看,不痛不痒,不长不短。

我一直向往过张小娴笔下的爱情,我以为我们也是那样,分分合合最后才能相拥,爱情我认为就是那样令人欲罢不能,事实证明书里的东西都是不可信的,人生没有那么多起起落落,只有一次大起大落,七年过去,我终于从最高处被对方甩了下来,不疼。海风一来,我感觉左胸有点发胀,里面堵住了什么东西,我说不出。

“无论怎么样,一个人借故堕落总是不值得原谅的,越是没有人爱,越要爱自己。”
亦舒教我要独立坚强,时间宝贵,不值得感伤浪费,与其在逝去的爱情里一个人死去活来,不如趁早解脱独活。

我想起了我挨着一片大海,世界上最辽阔温暖的怀抱,我去与她诉说情愫,

“我的刺被拔光了,我的爱情也没了”

我对着一望无际的海大哭,她用浪拍悬崖巨响回应我,世界上只有她能包容我了吧,她不会嫌弃我,打骂我,不会抛弃我。我找到了归属。是带着丝丝凉意的海水沁入我肌肤的感动,她爱抚我,告诉我
要像三毛那样先深痛再试着解脱,人生还要继续,没了荷西,陈懋平依然在世上发光发热甚至更加炽热璀璨。

这不算是个故事吧,我不想提起那些几十年前被我压在箱底的陈年烂事,我只是又想起了当年的那个自己,不懂事的年纪做过不懂事的事情,还好都过去了,也从没有注意弗列德过的怎样,我只关心自己,我现在过得很好。

我在这里,我是旧金山的暮秋,不知道我还有多久离开这片土地,可能也快了吧,就当我最后一次讲讲年轻时候的事

去做一个梦,想起
旧金山的一切,她的大海, 她的梧桐,她的街道
还有两人的,我的最后的记忆
自爱 沉稳 然后爱人。

2017-09-17 周迈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