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周记】张彦丹:读《纪伯伦散文诗全集》

我曾七次鄙夷自己的灵魂:

第一次,是当我看到她本可进取,却故作谦卑时。

第二次,是当我看到她在瘸子面前跛行而过时。

第三次,是当她在难易之间,却选择了容易时。

第四次,是当她犯了错,却借由别人也会犯错来宽慰自己时。

第五次,是当她因为软弱而忍让,却声称为自己的坚韧时。

第六次,是当她鄙夷一张丑恶的嘴脸,却不知那正是自己面具中的一副时。

第七次,是当她吟唱圣歌,却自诩为一种美德时。

 

何可以谓为先知?

先知己,后知人。

纪伯伦先生以其理性的思考,审视自我灵魂中缺损残破的一面,实则是在揭露社会上人们习以为常本质却肮脏丑恶的心理状态。这大概就是其诗文的魅力所在:清醒而深刻。看得清容易被人忽略的罪恶,抨击人性中被自然化的假面。

“无知与放纵出自懈怠。”梭罗先生这样告诉我们。不知不觉间,看似自然的心理状态所带给人们的伤害已被掩盖。无知,我们从未认识到自己在想什么,于是将共苦这样的词语扭曲,暗自庆幸沾沾自喜;于是将嫉妒转变为不屑,也不知自己也变成自己讨厌的那种人,也不知自己越来越无法达到他人的高度;于是容忍了罪恶忍受了虚伪,一边顾影自怜愤世嫉俗一边假作坚强迎合时态,一次又一次……放纵,为了玩笑去揭露他人的伤疤,慢慢成长的时候觉得这样不好,却仅仅停在心中说“他真可怜”;行为上将自己拔到另一高度,抨击实时议论他人,却不知自己凭什么。放纵自己戴上面具,将美好当成一种形式,将信仰当成一种形式,唱一首颂歌。就真的歌颂了吗?

社会上每一个人所表现出来的这些,都是纪伯伦所悲哀的,是这个世界还是我们自己,让这些自然而然化,让这些波澜不惊必然化?

清醒的认识自己,再去认识这个世界吧。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