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夏睿敏:读《纪伯伦散文诗全集》

浪漫与理智
以什么样的姿态出现在生活里?
挽起黑夜的帘,展开天空,酌一杯微甜的朝阳,用乐观的汤匙搅拌。哦,再撒上一勺宽容的白砂糖,一手挽着欢乐,另一边与对面的痛苦侃侃而谈…….
我想,这大概是你,而我的眼前浮现出另一个"芰荷为衣,芙蓉为裳"的身影,纵使时光流逝跨越千年,距离遥远山河相间,仍旧阻止不了思绪将你们两人联系到一起,也许那时,他揽茞镶蕙,低头与芳草呓语,而此时我透过薄薄纸页看你对朝阳中露珠诉说着真理。他是极为浪漫的人,天地都是他的衣橱,这还不只!即使如此沉醉于自然之美,却在字里行间透露着清醒的志向,有如甘甜之后转瞬即逝的苦涩,短暂清晰而刻骨。如此深刻,你与他相似,因为同样是“面向风雨的歌者”,虽然我并未考究您历经了什么,但是什么人会创作这样的散文诗?只有经历过世事的人啊!一个什么样的人会思考人生的"喜怒哀乐"或"生老病死"?只有理智的人吧!但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会以如此轻快的脚步旋转于"欢喜"与"悲苦"之间?只有浪漫的人呀!
默默注视,清醒,脑子中品味着词句,恍惚,灵魂已与你一同歌舞。
看你手挽欢乐与忧愁一同散步,“泪水注满的同一眼井中,你的欢乐泉涌,”炉火煅炼的杯盏会斟满美酒,利刃镂空的树木会琴声悠扬。深夜,伏案写作,坚定着内心的信念,抹去困意,任潦草的字飞舞于白纸上,微笑着,痛并快乐着。
看你不动声色地回应别人,“让那个脏手擦在你衣服上的人,把你的衣服拿走吧”,多少苦痛伤害,都寥寥几笔化作了一件简单的脏衣服。而卸去痛苦抚平伤害竟如脏去一件衣服那样简单?——我不相信,因为我做不到,也正因为我不相信,所以我做不到。我以为我清醒的认识到别人的错,并铭记于心是聪明的行为,可回顾,那越来越重的包袱,不是他人卸在我身上的,而我不能说服自己原谅别人,自愿背上了包袱。难道这是可喜的理智?“他也许还要那件衣裳,而你却一定不会再要了。”你轻道,痛苦便化为一袭虚衫随风去了。
看你谈婚姻,论孩子。在你的笔下,琴瑟和鸣,互相支撑是源自你内心的浪漫,而互相独立,则是脑海中清晰的理智,这既呵护了爱情或亲情的温度,又保证自己的思想自由不受羁绊。我低头沉思,想着现在不论是影视还是娱乐圈传达给我的一种爱情观(又或是婚姻观)它们是甜蜜温和的一杯速泡奶茶。所有的童话都会结局为"嫁给了王子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吗?所有“灰姑娘”都能等到那双合脚的“水晶鞋”吗?他们的相互依偎难道不会有观念冲突吗?…….
童话与韩剧是浪漫加多了的饮品,我们难以在其找到理智的思考,勇敢的独立。而其实也早有人清醒过来,曾经翻杨绛先生的《我们仨》时看到三张照片,分别是先生、夫人、女儿分别在伏案工作时的认真模样。注记则是"我们三人各自工作,各不相扰"。反复看,人是那么独立,却是紧密的形成了一种温馨的氛围。就像一幅画里的小桥,流水与蓬船,独立、静谧、美好、和睦,能分离却应当紧密联系。而你所说的"琴弦彼此分开,也为同一首乐而震颤"也是这样的吧。
看你说友谊,施与接受,饮食劳作,自由法律,从自我到环境……从不同散文诗中,你以心为尺,度量善恶黑白,辩证道理。我一直寻找你是如何看自己的。直到我翻回前几页,你的自画像,一个低头沉思的男人,嘴唇紧闭,目光有神。文字尽收入眼中。低头是理性的思考,眼中却是掩不住的光芒。
以什么样心态出现自己的世界?
酌好理智与浪漫的茶,低头品尝,目光有神,嘴唇紧闭,鼻腔里全是生活原汁原味的芬芳。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