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五个短章】刘炫

春雷阵,众卉新,冬虫越,孩童梦中惊醒,大言一狼梦见他,从此他开始长大。

〔一〕

立春,大寒后十五日,斗指东北。春寒料峭,白寥寥的光浮在人来人往的走廊。

她倚靠在墙边,或许是年纪幼小,视野总只有在老家院子里一抬头看到的四四方方天空的大小,可此时她的眼前穿梭着大堆人混成一锅,她却只看见了那个颤颤巍巍地期盼奶奶快点来找她的自己。

她十二岁时认为那是第一次体会到的孤独,像一只病怏怏的瘦山羊在阴暗的墙角瑟瑟发抖地打探外面射进来的阳光。一双凌厉的眼睛映入她的眼眸,女人面容精致,穿着靓丽,脚踩一双锃亮的黑色高跟。

“你看那个小女孩怎么穿着男生的衣服!”女人的儿子顺着那只涂着红色指甲油的修长手指向她投来好奇地目光。

她没敢再感受那眼光的炙烤,立马撇向处,“这是我哥哥的衣服。”她在心里辩解,好像别人这样理解会好些。那是她第一次撒谎,哪怕只是在心底,哪怕这一辩解到后来她都麻痹自己以至深信不疑。

东风解冻,万物生长,她和内心的那个自己心照不宣,互相配合,为了那个玫瑰色的果实,埋下嫉妒的种子,却用谎言浇灌,既狡猾又笨拙……

那时她五岁,母亲托关系让她插班提早上一年级,奶奶带她报到。

〔二〕

立夏,昼长夜短,日红妆。阳光暖暖地照在教室里,时间像条走廊。

“我今天要值日,你在校门口等一下我吧?”

“好!”她立即点头回答,后来她才知道,她之所以积极地助人与她撒谎是一个病因,内向的人总是在帮助人中寻找存在感。

下午4点半,铃声在教学楼间摇响,她在人群中间缓慢地踱步,试图让走到校门的距离变得长些,再长些,这样她或许就不用在众目睽睽下傻站在校门口了。但她还是站在了校门口,人一个个从她身边穿过,在她心里却像是煎熬。在夏日的阳光照射下,一个个人影一遍遍地践踏过她身影。一个人等人总让她觉得害怕,她总感觉有很多双眼睛盯着她,或许是眼神带着嘲笑,或许是她出生乡下的自卑。抱歉读者们,我不能准确地说明原因,毕竟现在的她已经不知道为什么害怕了。

“她怎么还不来?”,“要不我还是先走吧”,“她会不会怪我呀?”,“有人在看我吗?”,“他们在想什么?”……

她提起脚又一次逃走了,回到家她马上打电话道歉给同学说自己忘记了,同学没有回答便挂断了电话。那天晚上,妈妈和她讲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不要撒谎,否则你又要编一百个谎来圆那个谎。”

绿树阴浓,蔷薇香院,她继续生长。

〔三〕

立秋,雨打芭蕉,果实饱满,万物仿佛都正直青春。

“你们看看某某同学,这次她是年级唯一一个满分,她都还是认认真真地跟着老师听课,我说了成绩好不是没有原因的!”

她感受到同学投来的目光,尽力地摆出一副自然的、不在乎的样子。她从不会和男生闹腾,尽管她很羡慕,但她总有着从县城小学来的自卑,她从不会主动和陌生人搭话,尽管她内心有个声音说试试看吧但她总像个熟练的杀手好不拖沓地把欲望扼杀,都几乎是习惯。

周末她和唯一特别亲密的朋友一起看电影,黑色的大房间,银白色的幕布,投影散开,对话在耳畔响起:

“我只知道在我这个年纪最重要的就是学习,何要管我学什么,每天把自己交给书本,心里就觉得踏实。”

“你还忽略了一件事,真实。人把自己置身于忙碌之中,有一种麻木的踏实,却丧失了真实。”

“什么是真实?”

“真实就是你看什么做什么和谁在一起,都有一种从心灵深处满溢出来的不懊悔,也不羞耻的平和与喜悦。”

她的眼泪掉下来,心里像被实实地锤了两拳。

但随即习惯性地她想哭得大声一点,好让旁边的同学听到,仿佛在说:你看,这么有内涵的片段,我不仅深有体会,我感动得哭了呢。

果然,旁坐回头给她递纸,她接的一瞬间像是被电了一下,马上擦干眼泪:我怎么能这么想呢?

〔四〕

凭借着不错的成绩,她考上了不错的高中,她想这里的学生肯定个个都很厉害吧,进而产生一种敬更多是畏。

学校是开放式管理,而她的初中是封闭式管理且地处新开发地段,学校之外人烟稀少。

中午,她和同学并排走出校门,路边的烧烤冒着浓烟,人声嘈杂,她想起书上对孤独两字的解释:“有街道,有瓜果,有蝇虫,颇有一股子人味儿。”不就是这场面吗?

“老板,一碗炒粉。”

“好嘞,同学你要什么?”

“我和她一样。”她只顾着回答,完全没注意到旁边同学有点生气的脸,毕竟自己跟老板买东西这已经让她紧张了。

“你能不能别总是和我一样?我总是照顾你,我也很累!”

“我……”她看着她离开,惊异混杂着泪水。

接着她以泪水和失眠的状态持续了一星期。

“你好,这里有两位老师,都有空,你想找谁咨询呢?”敲开心理教室的门,迎面一位男老师面对着她和善地笑。

“随便吧,都可以。”

“你自己选吧。”男老师摆手。

“啊……”她习惯性地微张嘴,沉默。

“那好吧,我来吧。其实这是就一个测试,这说明你的内心不强大,自我不足够。”

“嗯……”她坐下,眼神飘忽。

“可以告诉我你有什么困扰吗?”

“我感觉融不进集体,也没有朋友,而且我总感觉找不到以前初中的状态,我初中也有很多朋友的。”

“首先你要知道,人们怀念过去是不满于现在,没有人能回到过去的。为什么不大胆点呢,交朋友很简单啊,比如带吃的和同学分享一点,等等。你见过清晨的理发店或者小宾馆吗,他们一般总在门口做一些让人觉得很奇怪很不正常的动作,你知道为什么吗,就是要锻炼他们的胆量,使他们无论遇到什么样的顾客都会从容自如。我希望你可以定一个目标,然后再去完成它,两个星期后,我希望你来告诉我你做到了什么,好吗?。”

“嗯。”她坚定地频频点头,是的,其实怀念也是种逃避,上帝送你来看大海不是让你怀念小溪的。

〔五〕

立冬,北风梅傲立。

心理学研究生毕业,她坐在灯前给每一个咨询的人回信。这一年,她创办一个软件,心理困惑的人可在其中写信咨询,她写信回复,咨询人数超过一万。每当她遇到想当初的自己一样的孩子来信,她总会在信末写上一句:“亲爱的,外面没有别人,只有你自己。”

〔末〕

我们常笑当初的自己,笑我是一个努力学好的坏女孩,笑你是一个努力学坏的好小子。多年之后这些角色颠倒、再颠倒,直到我们接受自己的双重性,接受自己的不完美,接纳自身的光明和黑暗。

又是惊蛰,春雷阵,惊醒的不止一人。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