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周记】邓柏松||读《雪国》

当走下驶向雪国的列车,拥入你怀里的,是飘荡而零碎的雪花,一点一点融进你的胸脯,化作冷水浇在地上,像一场徒劳的爱恋。

身子被禁锢在深数尺的大雪之中,灵魂却依旧向阳光伸出希冀的双臂。少女读书时的笔记,拿来厚厚的日记本,三弦琴在幽谷间曼妙的回音。她醉了,或者说,她醒时亦有醉态。她像纯洁无瑕的雪花,奔向他。

他只是笑了笑,摇摇头:“完全是一种徒劳嘛。”后来,他又开口了:“我什么都不能为她效劳。”

雪依旧在下,她在这小小的雪国,守护着那个纯净灵动的女孩不免于大雪的掩埋,像守护着暮光里的一片镜子。

女孩似乎不以为然,素洁的倩影恍惚间也染上几分她的醉态。

他看着,心头生出几分寒意,不仅仅因为屋外的风雪。

他和她在白雪皑皑的原野上漫步,忽然火烧起来了,一个僵直的身体从屋子里落下,似一片凋零的雪花。

她尖叫着,周围的人说,她疯了。

火光点亮了他回忆中与她的点滴,但他终究要踏上回东京的列车。

不知道他会不会再回雪国,她的挣扎,似乎的确只是一种徒劳。

发表精彩评论